推荐资讯

王哥停下脚步往往四十万呐可你看看眼下营里剩下几个

发布时间:2018-06-03 10:23 浏览:
  李林立即抬手打断了夏侯霸的话,李林知道他要说什么!默默地说道:“不要忘记!这是战场!而我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李林一下拔出了腰间的林刀,一时间寒光闪耀。
 
    李林冷声说道:“而我!也是这战场中的一份子!”
 
    “护卫营听令!”夏侯霸眼光立即放出无限的杀气,林刀一挥,忽然大吼一声,道:“以死保护主公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忽然四周冲出来了千余金甲护卫营的将士,立即围在李林身边齐声喝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李林一举林刀制止阴沉的天空,怒吼道:“传令!全军将士!随寡人!大汉辽王李林!李元杰!杀过去!”
 
    “杀!杀!杀!”
 
    李林又向一旁战鼓旁边众人喝道:“擂鼓,为我全军将士助威,鼓声不能停,不能停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“咚咚咚咚…………”随即,震天的鼓声响起。
 
    李林一回头,紧盯的着夏侯霸,道:“霸儿!打好的我的金字辽旗!要让全军将士看到,他们的主公跟他们一起,就在这战场之上,跟他们一起,奋勇杀敌!死战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夏侯霸重重的一点头,手中接过一杆大旗,一个金光山上的辽字犹如一条游泳跃然而上,就算是在强大的狂风,在阴沉的天空,都无法掩盖这一杆大旗的光芒,这一杆大旗照耀了这战场之上的三十几万辽军,照耀了整个长江两岸的五十万辽军,照耀了整个大汉北方,照耀了这个天下!
 
    “众将士!随我杀啊!”
 
    “杀啊…………”
 
 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下还是那个天下
 
    此战,足足打了五个时辰有余。从旭日东升,到夕阳西下,直打得江水泛红数百里,尸骸填江,江水为之不流,纵观此处,眼下难复江水清澈,唯见尸骸,只见尸骸,三月江面血雾难消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狗子,走吧,主公下令撤军,叫各营准备呢!”
 
    “各营?”听到这话的那人自嘲一笑,忽而望着江面方向说道:“兄弟!你说此战,我军是胜,是败?。
 
    “这如何说得清?”走上前来。对方摇摇头,沉重说道:“早前主公不是说了么,此战,我军是败了不过。江东亦未得胜,算是两败俱伤吧!”
 
    “两败俱伤么?”喃喃念叨一句,对面那人转身打量着一名辽军的右臂,那空空如也的衣袖,沉重问道:“日后你有何打算?”
 
    似乎是望见了自己兄弟的视线,这个叫狗子的用左手捂着右臂,苦笑说道:“还能有何打算,听天由命咯待大军回了荆州,我……我想退伍回老家,反正是难以再军中混下去了。还不如回老家种地过日子!”
 
    “这样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嗯,当初家里穷,为养家糊口,不得已在袁绍麾下入伍,后来袁绍败了,便跟了辽王,这几年下来的积蓄,再加上此战的搞赏、抚恤,已足够家里糊口之用。况且,像我这样的,还能再领三十亩地。总归是衣食无忧了吧!”
 
    “三十亩地么?”长长一声叹息,辽军伯长不禁又望了望一名辽军空荡荡的衣袖,只感觉心中发堵,犹豫一下,沉重说道:“若不是因为我,你也不会有今日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嘿!”狗子笑了笑,一拍对面人的肩膀,轻松的说道:“谁叫你是伯长。我是你麾下什长呢!”说着。他又叹了口气,扰扰头,说道:“其实我早想退伍了,只不过是贪那军饷…………这样也好,你呢?仍旧留在军中?”
 
    “恐怕是吧!”轻轻点点头,惆怅的说道:“握了几年杀人的刀!哪里还记得如何种地啊…………”说着。好似想到了什么,当即闭口。
 
    “是啊!”狗子自嘲说道:“哪里还记得如何种地呢…………罢了!哦!对了,我老家在翼州安喜!待得他日路经翼时,别忘了回家看看!”听了狗子看似轻松,近似凄凉的话,勉强挤出几分笑容,点了点头,道:“知道了!”
 
    “好了!走吧!”一展左臂,狗子拍拍眼前兄弟的肩膀。
 
    “王哥。你说江里的尸……尸首,捞得起来么?”
 
    “呵呵,不敢当不敢当,主公确实是如此下令的,不过我觉得,此事啊……难!狗子!记住。能活下来,才是最重要的!”
 
    “少来!”挥挥手,狗子一摆手,皱眉说道:“我不听你这扰乱军心之言!回头小心叫他人听到,扣了你抚恤、搞赏,看你如何回老家!”
 
    “嘿,我这怎么叫扰乱军心了?我是叫你日后谨慎再谨慎,别一个的死命的往前冲,敌军数以万计,你杀得过来么?这可是老哥肺腑之言,你小子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狗子虽然官职比这个姓王的大,那是因为狗子乃是幽辽人,而姓王的是冀州袁绍的降兵,听到王哥又要唠叨,狗子赶紧打断了让的话道:“好好好,我记住就是!”
 
    “这还差不多!”满意地点点头,王哥似乎想起什么,一面走一面说道:“对了,出营之前,我听到有人说,要提你做都伯,你小子算是混出头了!”
 
    “不过是谣言罢了!”
 
    “哪里会是谣言呢!”说着。王哥停下脚步。往往左右,低声说道:“我军四十万呐,可你看看眼下营里剩下几个,数百里的大营,空荡荡的,特别是咱们营里,还剩下的那几个都伯,两双手都能数全,这还算是好的。听说我幽辽军军中居曲长一职的,就剩下一个!”
 
    “唉…………”重重叹了口气,狗子问道:“王哥,我四万幽辽军,眼下剩下多少?”
 
    “我估算着,大概几千个吧!或许多些,或许更少,这两天,伤重难治的不计其数,还有那狗日的瘟疫!如何统计?”
 
    “这样啊…………”两个说到这里,眼中都是显现出了无限的仇恨与不甘,若不是有这瘟疫,如何会死那么多的兄弟!那么多的兄弟连刀都握不紧,依旧是视死如归,扑上了战场!
 
    “知道青州兵不?太史慈将军麾下的!最后与关羽死战的那一支!”
 
    “嗯,知道。名声不在我军之下!”
 
    “猜猜剩下几个?唉…………那个惨呐!幸好太史慈将军走运,被关羽击落到了江水之中,太史慈将军水性好,没有被淹死,后来被兄弟们捞上来了!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我的兄弟们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生安息吧…………”
 
相关阅读